第1984章 圣前

刚刚还感到前途一片黯淡的杨博宛如见到了雨后彩虹般,当即利索地站起来,同时对徐阶拱手道谢道:“呵呵……谢过元辅大人,还请元辅大人庇护下官,下官定然不会忘记元辅大人的这份恩情!”

徐阶对于所谓的恩情却是一笑了之,同样的话亦在蒙古骑兵跑到北京城下时说过。昔日夏言对严嵩有恩情,严嵩对他同样有恩情,但恩情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官场根本是一文不值。

不过他跟杨博能够走到一起,从来都不是依靠一份虚无缥缈的恩情。除了双方的政治诉求一致外,便是他跟晋商间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商业合作,可谓是相利相惠的关系。

徐阶没有将这些心思表现在脸上,显得和蔼可亲地摆了摆手道:“惟约,咱们不是外人!”顿了顿,他若有所指地望向守在门口的张四维感叹道:“我的三个儿子虽然都已经进了官场,但三个都不成器。若是将来我老了,离开朝堂返回华亭老家背犁耕田,大明朝还得依靠子惟这些后辈来支撑局面啊!”

当一个人地位显赫,那么很多莫名的富贵亦会随之而来。因徐阶在三十三年诸边奏捷中有所表现,故而朝廷对徐阶再行加恩,荫其第三子徐瑛为中书舍人。

亦是如此,徐阶可谓是以一己之力荫得三子,创下了父子四人同朝的景象。

张四维听到徐阶竟然提及要自己支撑局面,不由得暗暗地咽了咽吐沫,心脏砰砰地跳动起来。

虽然他是地道的庶吉士出身,既已经跟当朝吏部尚书杨博结成了亲家,又是当朝首辅的门生,但他自身终究还是一个小小的司值郎。

只是现如今,师相竟然当着他的面说“依靠他支撑局面”,已经很明确地将他列为接班人,如何不让到他激动和振奋呢?

自从踏进这个官场,特别是见识到朝堂大佬的权势后,他亦是渴望着往上爬,渴望能够有朝一日站到朝堂之巅。

杨博知道他们能够一直继续着良好的关系,居中的杨四维可谓是功不可没,亦是微笑着回应道:“呵呵……子惟是你的门生,又由你亲自调解,将来定然亦不会令你失望!”

这话说得很直白,但亦是一个实情。在这个时代,像这种投递门生刺的师生情分很有份量,张四维可以说是徐阶的半个儿子了。

“子惟是我的门生不假,但亦是你的表外甥,你今后不可再藏私了,要多加扶持啊!”徐阶的脸上如沐春风般,却是深深地望了一眼杨博道。

杨博迎着徐阶的目光,这才恍然大悟。

敢情徐阶真是一头老狐狸,自己刚刚的作态已然还不能令对方满意,而今则是替张四维向自己索取更多的晋党资源。

虽然他亦是打算将晋党的资源交给张四维,但毕竟现在还远不到时候,加上他儿子杨俊民亦是进了官场,故而一直都是有所保留。

只是现如今,在自己正遭蒙难之时,徐阶却是公然索要好处,甚至是确立张四维在晋党中的继承人地位。

不过他亦是明白,这一个条件并不算过份。徐阶帮他保住吏部尚书的宝座,而他正式确立张四维晋党继承人的身份,这才是真正的政治交易。

杨博在明白徐阶的心思后,亦是从善如流地道:“这个自然!子惟入仕已经这么多年,更是我们晋党的希望,我自然是倾囊相授!”

“子惟,还不过来谢过你的表舅?”徐阶扭头望向脸红涨红的张四维,显得温和地卖恩情地道。

张四维虽然比不是朝堂这帮老狐狸,但亦是一个聪明人,当即过来向杨博表示了感谢。只是在他那双兴奋的眼神中,其实更多是对徐阶保持着一份感激。

杨博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却是默默一叹。

徐阶在出任首辅后,不再像严嵩那般一家独大,而是一直试图拉拢着各方势力,从而形成一个以他徐阶为中心的强大联盟。

哪怕是广东的势力,若不是广东出现了林晧然这一个异数,那么广东党的魁首必然是徐阶所扶持的门生庞尚鹏,即现任的浙江巡按。

若是任其发展,纵使徐阶将来下台,那么他同样保持着极大的影响力,甚至仍然有足够的实力决定朝堂的决策,这无疑是一个很可怕的政客。

徐阶没有注意到杨博的这些心思,在敲定了交易的条件后,便是跟杨博认真地交流一些事情,认真地为杨博谋划如何顺利地渡过这一场劫数。

张四维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在意识到恩师的茶水凉掉后,当即热情地替徐阶重新泡上了一盏热茶。

杨博本以为张四维亦会给他送来茶水,结果看着张四维兴高采烈地换上新的檀香,发现自己已经被当成空气了。

没过多会,一个小太监来到了这里,传召众阁臣前去万寿宫面圣。

嘉靖的作息不是一概而论,虽然太多时候都是睡到太阳晒屁股,但亦会偶尔会早起,甚至一天一夜都不得安寑。

特别是刘文彬这帮道士为了讨好嘉靖,亦是加大了丹药的份量,从而令到嘉靖最近的作息已经变得紊乱了。

徐阶带着杨博一起来到阁臣议事厅的时候,林晧然和郭朴两位阁臣已经先一步等候在这里,并主动向徐阶见礼。

“李阁老昨夜突染风寒,故而今日告假在家!”一个隶属于李春芳的阁吏当即向徐阶解释道。

徐阶的眉头微微地蹙起,虽然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但想着昨夜的气温确实骤然下降,亦是只当这是一个巧合。

虽然他将李春芳带到内阁,更是排名在郭朴前面的次辅,但心目中的最理想接班人选还是自己的门生。

特别他看得出来,虽然李春芳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但亦是过于讲究原则,远远不如严讷那般圆滑和懂得自己的心意。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的状元门生陈瑾原本是一个极为理想的接班人,但偏偏在回家守孝期间,因一场斗殴而被误伤致死,而另一个悉心培养的门生则是安排在下一朝。

杨博的嘴巴微微地张了一下,原本想要借机挑衅一下徐阶和李春芳的关系,但为防节外生枝而忍住没有说出口。

“咱们走吧!”徐阶发现内阁已经变成一对二的局面,显得有些失望地道。

“请!”郭朴和林晧然当即礼让地道。

杨博的处境突然变得尴尬起来,显得期许地望向了郭朴。

郭朴则是乔装没有瞧见,跟着林晧然相视一眼,当即便是跟着徐阶一起离开。

杨博是嘉靖八年的进士,资历已经是在郭朴和林晧然之上,更是贵为当朝的吏部尚书。只是当下大明官场是以阁老为尊,若是这两位阁老不卖杨博的面子,杨博亦是只能乖乖地做一个“吊车尾”。

若是在平日,杨博恐怕不会屁颠颠地跟着,只是现在关系到他吏部尚书的宝座,故而亦是跟随着前往万寿宫。

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沿着那条笔直的宫道,一行人来到了万寿宫前。

虽然是皇上召见,但到这里仍然还要再通禀一次,而杨博亦是在这个时候报上姓名请求进去面见皇上。

没多会,一个小太监出来领着他们四人走进里面。

万寿宫,殿中的檀香袅袅而起,仿佛已经充斥在每个角落。

徐阶一行人穿过前殿,却是跟随着小太监朝着最里面的那间寑室而去,很快便听到里面一阵咳嗽的声音。

在来到寑室殿前,锦衣卫指挥使朱孝希毅然笔直地站在这里。

“臣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徐阶的带领下,众官员显得规规矩矩地行礼道。

身穿道袍的嘉靖经过一年多的病痛折磨,此刻骨瘦如柴,连同眼睛都失了神韵。正是躺靠的床前,黄锦小心地给他喂药。

嘉靖在听到动静后,又是发出一阵咳嗽声后,打发黄锦端着药碗离开,这才显得有气无力般道:“平身!”

“谢皇上!”徐阶等四人这才回礼起身道。

林晧然虽然早已经心有准备,但隔着珠帘看着那一个隐隐可见的身影,心里亦是不由得暗叹了一声。哪怕这位帝王不惜耗资国帑寻找长生,但这位皇帝离柴尽灯枯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嘉靖虽然将越来越多的政务交给徐阶打理,但对事系大明根基的事情还是颇为重视,擦拭掉嘴巴的药渣后,便是淡淡地询问道:“诸位爱卿,白莲教圣母如今被擒,但此事牵扯到晋商,诸位如何看待此事?”

白莲,这是大明帝王的一根刺。特别是在嘉靖朝,白莲教的破坏力比往朝都要强,甚至已经盘踞在关外谋划着大明朝。

徐阶和杨博听到这个问话,不由得暗暗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事情已然跟他们所猜测的差不多,这汇报喜讯是假,林晧然果然是借着圣母李自馨跟常祝的关系大做文章。

郭朴知道林晧然并不可能放弃对杨博落井下石的机会,不由得好奇地扭头望向了旁边的林晧然,想看林晧然会如此出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杨博亦是抱着同样的心思,只是当他警惕地望向林晧然之时,林晧然整个人宛如老僧入定般,却是没有争着开口表态。

徐阶贵为当朝首辅,便是当仁不让地开口道:“皇上,还请臣等弄清楚事情的缘由!”

嘉靖的眉头微微地蹙起,但还是淡淡地命令道:“朱爱卿,你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吧!”

朱孝希恭敬地应了一声,当即便是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对于他们锦衣卫最初为何要缉拿李自馨,他亦是提供了一个合理的理由道:“李自馨的气质不凡,当时证实并非常祝的妻妾,而她本人偏偏说不出自己来历,当时便引起办差锦衣卫的警觉,故而一并将她带了回来审问!”

郭朴听着这一个解释,虽然听起来是合理合情,但他却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在整个事情的演变中,已然早已经落入了林晧然的算计,而今则是看他如何对杨博落井下石了。

“呵呵……敢问你们锦衣卫后来又是如何证实她便是白莲圣母李自馨呢?”徐阶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显得好奇地询问道。

不好!

林晧然听到这个问题后,眼睛亦是突然间睁了开来,当即意识到这个老狐狸是要化被动为主动,从而通过其他方式为杨博脱困。

“在关押李自馨的过程中,我们很快发现他跟白莲圣母的相貌颇为相似,只是当时对白莲圣母跟晋商副会长勾搭感到匪夷所思,我们都觉得这仅是相似之人。只是我们不敢轻易否定这个猜测,便是从宣府那边找到几个见过白莲圣母的将士,加上一些白莲众徒的指认,我们这才证实了她的身份!”朱孝希显得一脸坦然地解释道。

黄锦将药碗交给了宫女后,亦是被这边的谈话所吸引,听到朱孝希的这个解释,亦是认可地点了点头。

徐阶却是自信一笑,眼睛望着朱孝希继续询问道:“朱指挥,这事情竟然早已经有所察觉,却是偏偏不早不晚,刚好是常祝等人被释放的当天才证实李自馨的身份,事情未免过于巧合了!”

说到最后,他故意带节奏般地望了一眼林晧然。

嘉靖的眉头微微地蹙起,显得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林晧然。

杨博将嘉靖的反应看在眼里,当即站出来指责道:“朱指挥,元辅大人说得没错,这不早不晚的,事情是不是过于巧合了?”

徐阶只是推测,而杨博则是变成了质问,向着朱孝希直接施予了压力。

这……

郭朴听到徐阶这边的发难,不由得担忧地望了一眼林晧然。虽然事情安排得很巧妙,但痕迹确实过于明显,特别是李自馨身份暴露的节点过于巧合。

“元辅大人、杨尚书,此事……此事确定是有些巧合,但亦是一个巧合!”朱孝希犹豫了一下,却是陪着笑容地强调道。

杨博看到朱孝希已然是胆怯,显得佩服地望了一眼徐阶,当即按着计划那般直接发难道:“朱指挥,我看你分明就是蓄意报复,不然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杨尚书,本指挥使并不知道你跟常祝的关系,昨晚强闯你的府邸确实有所冒犯,但本指挥使绝对没有报复之意!”朱孝希亦是生起了几分火气,仍然选择否认地道。

只是这哪是道歉,分明是想要置杨博于死地,将他将常祝的关系更加的明朗化。

杨博已经找到了对方的破绽,故而并没有因此而乱了分寸,当即大声地指责道:“朱指挥,你不是冒犯我,而是分明蓄意构陷!”顿了顿,他朝着嘉靖红着眼睛地恳求道:“皇上,还请治罪朱指挥,他此举分明是挟私报复!明明早已经知晓常祝跟白莲圣母有染,偏偏一直隐瞒不报!”

这……

郭朴看着眼前的一切,显得疑惑地扭头望向了林晧然。本以为是林晧然对杨博穷追猛打,但没有想到刚刚交锋,已然是被杨博反咬了一口。

徐阶看到这潭水已经被杨博如同计划般搅浑,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显得得意地望了一眼林晧然。虽然他亦觉得林晧然的布局高明,但凡是布局总有破绽。

跟自己斗,这小子无疑还是要欠一些火侯,杨博他这一次是保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