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4章 北方战事起(二)

当然了,此刻的慕容语嫣却是比较安静的,除了缓缓的吃着桌子上的小菜之外,就没有别的多余动作。

“如风公子!你,你们既然知道羯人在攻打我族!那,那你也应该知道羯人的强悍程度!”

“这,这个,到是也听说过!不过也不算是太厉害吧!毕竟去年他们还被慕容鲜卑部击败过!据说那一回羯人损失极大!”

“哦,你,你竟然还知道这么多的事儿!也对,羯人是在慕容家吃了大亏!甚至现在他们都不敢去招惹慕容氏!可那也是有原因的!论实力,我们拓拔一族远远的强于慕容氏!之所以会出现不一样的结局,就是因为靳军的出现!”说到最后,此刻的拓拔鲜卑老者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无奈的神色。

听到这样的唉叹之音,靳商钰也是在心中暗道:“娘的,你个丫丫的,原来这里的人还知道靳军!看样子拓拔野几次与老子示好,就是因为羯人势大啊!可他怎么会知道,本公子与慕容氏的关系!”

虽然只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但此刻的慕容语嫣仿佛是能够感受到一般,一双眸子也是缓缓的注视着靳某人。

面对这样的,看起来有些诡异的局势,那拓拔鲜卑老者也是再度长叹一声说道:“两位,不瞒你们,其实老夫之前也是在拓拔城中当过一些官差的!只是现下年岁太大了,所以才回到了家族之中!”

“原来是这样啊!那,那还是我们没有眼光啊!”

“公子说笑了!光凭公子的这份淡定,也说明公子的身份定然不简单!这样吧,你们可以在这里住宿一夜,但明日清晨必须离开!”

“这,这个,如风谢谢老人家!不过,您老为何要说的这么肯定呢!难道过了明日就会有大事发生!”

“公子,你也不用多问了!毕竟你的目的地是拓拔城!从这里出发,以你们骑马的速度应该再有一到两天的路程便可以到达了!老夫不想别的,只希望你能够在大战到来之前离开北方!”

“大战!什么意思!还请老人家能够说的清楚一些!”某一刻,就在那拓拔鲜卑老者的话刚刚落下之际,靳商钰也是快速的追问了一句。

这一回,那拓拔鲜卑老者没有直接回答靳某人的话,而是将目光缓缓的投向了帐篷内的一角。在那里,顺着老者的目光,靳商钰与慕容语嫣也是发现了一个类似马鞍子的东西存放在那里。

“不是,那个,我说老爷子,你不说话,只是盯着那个马鞍子,为何!”

“唉,你,你们两个又怎么会知晓呢!其实,其实那个马鞍也是多年前老夫用过的东西!但现在没有用处了!因为老夫已经骑不动战马了!”

“老人家,你说这个有什么用意!这又与大战将至有什么关联!”

“年轻人,你真的想知道拓拔城的大战吗!”

“当然!毕竟我们马上就要去那里!怎么说也要把一些危险的事儿先了解到吧!”

“理由还算是正常!其实,其实现在的羯人已然突破了我族的外围防线!而且,他们的攻势不仅仅在这里!据可靠情报显示,他们已然在分化我们!说白了,他们是要在内部瓦解我族的抵抗之力!”

“这,这个怎么可能呢!毕竟拓拔家也是大族啊!其强大的骑兵也是远近闻名的!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不利局面!”明明知道一些情况,但为了与那老者多说几句话,此刻的靳商钰也是继续表达着自己的震惊。

到是此刻的慕容语嫣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只是缓缓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

“那个,慕姑娘看来是吃好了!你瞧,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休息之所,那边的临时藤床,就是你们今晚睡觉的地方!”

“没,没事儿,其实能够进入帐篷中,已然是天大的好事儿了!毕竟我们这些天里也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既然慕姑娘没有什么想法,那就这样吧!至于如风公子的问题,老夫已然没法子回答了!毕竟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告诉你们的!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多,往往所面临的危险程度就越大!”

“那个,刚才是如风有些唐突了!没事儿!老人家既然这样说,我们也没有什么想法!到是我们的到来,好像是占了老爷子的地盘儿吧!”

“无妨,真的没事儿,不就是到别的帐篷中挤一宿吗!这些都是小事儿!只是你们两个明日清晨一到,就要离开!千万不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这,这个,好!我们听老人家的安排!”虽然还想再说上几句,但此刻的靳商钰最终还是很顺从的回应了一句。

就这样,没过多时,那拓拔鲜卑老者也是缓缓的退出了帐篷,到是此刻的靳商钰与慕容语嫣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怎么,脸红了,这是怎么回事了啊!好像这也不是你慕容大小姐的作风啊!”

“如风大公子,你的话是不是有些多了!难道你真的以为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吗!”

“得,还是美女教训的是!对不住了慕姑娘!只是咱们在这里休息,可怎么分配那张藤木之床啊!”说话间,此刻的靳商钰也是露出了一抹很是搞笑的表情。

面对这样的靳商钰,虽然此刻的慕容语嫣也是有些面红耳赤,但最终还是开口说话了。

“如风大公子,虽然这里有床,但那是人家安排给本姑娘的床,至于你这位大公子吗!可以睡在地上吗!毕竟这里也是比外面强一些的!”

“得!就按照美女的吩咐做!你睡床,本公子睡地上!唉,这人啊,怎么就待遇不一样呢!”

“贫嘴是吧!你就不怕被别人听到!”

“听到怎么了!本公子本来就是觉得的待遇相差太大吗!当然了,之所以本公子还能够忍下来,就是因为女士优先吗!”说话间,其实此刻的靳商钰已然是缓缓的躺在了帐篷内的地面之上。

看到靳商钰不再强调如何睡觉的事儿,此刻的慕容语嫣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但见其稍稍的从帐篷内转了一小圈后,便缓缓的合衣躲在那张藤木床上。

说起来,这座帐篷还是比较大的,他们二人也是相距有一丈之远。

外面夜风渐起,帐内却是烛光闪烁。只是置身于帐篷内的一男一女却是思绪万千,各想心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