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以身填坑

圣墟 辰东 4805 字

“你不要诋毁他!”九道一声色俱厉,大声驳斥。

那位,在他心中地位最尊崇,不可超越,没有谁可以与其比肩,不容任何人妄谈与非议。

到了现在,谁还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九道一这么激动,表现如此明显,所有人都意识到了。

事实上,在人们的心中,那个人无比神秘,强大到无法想象!

只是,关于他的过往被提及的实在太少。

甚至,那个人正不断从人们心中模糊下去,渐渐自古史中消失。

“我有冤枉他吗?你来说,他当年是不是一路走来一路吃,让所有对手都绝望?!”

在旧时代曾为仙帝的生灵,悠悠地说道,不急不缓,淡定自若,惹人遐思那个人的过去。

九道一张了张嘴,想要辩驳。

可他仔细想了想,那位确实有些特殊的喜好,特别能吃,喜欢自己“丰衣足食”,某些癖好让敌人又惊又怕。

最后,他硬着头皮,道:“你胡说,他明明不吃人形的!”

众人无语。

神秘生灵也哑然,无言以对。

楚风也是目瞪口呆,一阵出神。

这世间果然没有完人,历史堆不能扒啊。

在世人的心中,尽管过于那位的传闻不多,但有些却成为了共识。

一旦提及他,便与某些词联系在一起:伟大的,至高的,天纵之资,英武慑人,古今无敌!

同时,他的经历又是让人心疼的,又与另外一些词连在一起。

他是落寞的,孤单的,凄凉的,一个人独断万古,坐着一口铜棺,在染血的诸天间上路,形单影孤,一个人漂泊远去……

他再也没有回头,自古史上消失,再也不可见。

然而,这般英姿伟岸的人,竟也有黑历史啊,绝不能较真与挖掘。

“我必须要说明,他吃掉的非人形生物都是罪大恶极之辈,但凡能挽救的、心有一丝善念者,没有一个被击杀,都被放过了。”九道一严肃的补充。

这些情况必须说明,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那个人虽然爱吃,能吃,有自己强烈而鲜明的“风格”,同时却也有自己的原则。

旧时代的仙帝冷幽幽地开口,道:“是啊,非穷凶极恶者他不吃,当然,人形的也要刨除。仔细想来,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是人形的,感谢他不吃之恩?”

众人想笑,但是又不敢,最终都很紧张。

“我知道你是谁了!”九道一很确定,盯着前方那颗水蓝色的星球看了又看。

虽然没有见到人,但是符合身份的,也只有一个生灵!

众人越发的紧张,这是确定了,前方蛰伏着一位旧时代的……仙帝!

这实在太恐怖了,如何敌,怎么对抗?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腐尸、狗皇的脸色都变了,他们也意识到,那究竟是谁了。

不过,还有很多人茫然,因为对那个时代对那一纪元根本不了解,再璀璨的盛世到如今也都被历史的迷雾覆盖了。

“是啊,你是他的追随者?早该知道我是谁才对。”那个神秘生物自语,有些感慨,叹岁月无情,洪荒流转,物是人非。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能再现世间?!”九道一心中翻腾,这分明是一个早已烟消云散的生物,怎么又活了?

古青苦涩,看了一眼九道一,提醒他,这曾经是一位先仙帝啊,这就足够了。

其他人也都释然,但更加毛骨发寒,内心生出不祥的感觉。

的确,路尽级生灵,无论如何都很难死去,如果随便被杀了,就彻底覆灭,也太没牌面了。

何以为路尽级生物?将进化路走到绝尽,没有办法更加强大了!

这种存在,可谓真正的不朽,万劫难灭。

纵然有意外,身灭道散,可这世间但有一念触及,思念到他,这个生物就能再次活过来,真正的不死不灭!

不然,为何连道祖都无比渴望,用一生去追求,因为只有到了这个领域中,才能确保自身永不坠落。

对这个至高怪物来说,只要有人想到他,证明他存在过,他就可以活着!

九道一还是不相信,道:“这也不对,路尽级生物虽强,号称无法磨灭,但也不是绝对的,尤其是,你被那个人杀死,他曾言,不让你活,你必彻底死去,根本没有一丝希望再现才对!”

“是啊,除却那个大凶人外,纵然是上苍来的仙帝,以及诡异源头出来的路尽级怪物,也很难杀死我!”

这个神秘强者点头,言语间倒也没有对那位不敬,相反,竟很是推崇。

无论是古青,还是诸王,都了解到一个惊人的事实,昔日那个人似乎格外恐怖,强大的离谱,他竟可以真正的磨灭……仙帝!

传说,他让所有对手都绝望,并非虚言!

路尽级难灭,可历大劫,几乎亘古长存。

但任何所谓的永恒都有缺失,可寻到破绽,被真正的无敌者打破。

实时今日,人们才明白九道一口中那个人到底多么可怕。

相传,他才成为仙帝就杀了一个路尽级存在!

若是去细思,着实恐怖,同级数的生灵必然要因此而惊悚。

“你在问为什么?”旧时代曾为仙帝的生灵,直接告诉了九道一答案,道:“因为,是那个大凶人亲自唤我,触及我的肉灰魂烬,我才能活,再现出来!”

那个人自己亲自做法,以仙帝的念来唤,也没谁了,这让所有人倒吸冷气,果然逆天!

“为什么救你?”九道一狐疑。

“因为,我曾心怀天下,只是被人暗算,才堕入黑暗中,大凶人杀了我后不是太漫长的岁月,回过神来,便赦免了我,亲自唤我,让我活了回来。”

众人都吃惊,反倒是九道一释然了,这能讲的通,那位本来就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旧时代的仙帝,本身就是迫不得已,遭了人算计才堕入黑暗中,那位赦他无罪,将他救活,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对诸天来说,这无疑算是多了一个路尽级的守护者。

一时间,人们竟长出一口气,认为并不是遇上了大敌。

神秘生灵悠悠开口,道:“你们不要放松,我还没说完,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依旧想要将你们填进黑窟中。”

人们心头一颤,这当中有隐情,他依旧是祸胎?!

“我第一次殒落,是因被某种不可思议的黑暗能量污染,那是诡异源头的最强真血,侵入我的身与魂中。”

“那时的我,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不妥,可是,黑暗化的进程却不可逆,无法改变了,我已知晓,我必成黑暗仙帝。”

当听到这里,堕落仙王族的人终于明白了,为何对此人感觉亲近,有熟悉感。

因为,这是祖宗级的源头,他们都是被同一物质污染的!

当然,污染他们的不过是雾霭等,稀薄血雾,不可能是真正的浓郁黑血。

“我以身镇压那个流淌黑暗真血的窟窿,尝试堵住源头,同时也葬掉我自己。”

众人听到这里,暗自叹息,当年这位仙帝果然值得各族尊敬,纵然那样了,还想着诸天各界的生灵,以身为石,永镇污染源头。

“总的来说,那时的我,看似未死,但却也可以说死了,因为‘真我’被腐蚀,世间再无心怀天下的仙帝,多了一个路尽级不祥的黑暗尸骸,半沉眠,也算是第一次被杀了。”

后面的事,九道一便知道了,黑暗仙帝与四方道祖实在太恐怖了,世间无可匹敌者。

直到那位横空出世,一个人平掉了所有的血与乱!

“至今想来,我是被诡异源头的怪物过早的盯上了,被逐步暗算,而且应该不止一个怪物暗中削磨我,侵蚀我,真是看得起啊,最起码两位仙帝对我出手,不然我怎么可能彻底堕入黑暗,若是没有过早侵蚀,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会更强,他们压制不住我!”

“只能说,我时运不济,遇到了诡异最活跃、不祥最猛烈复苏的年代,被污染,最终以身填坑。”

这个神秘生物颇为感慨,至今还有些不甘呢。

“既然那个人让你活过来,你不是应该明悟真我,站在我们这一边吗,去找诡异源头的恐怖怪物清算才对!”

有胆子大的仙王忍不住开口,因为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个旧时代的仙帝为什么说要将他们填进黑窟。

“你说的对,复活后,自然是要去找暗算我的怪物的麻烦,不踏帝骨终不还!”

“所以,我去了,离开了人间,至今不知怎样了。”

人们听到这里,顿时一愣,这是什么状况,他既然去杀路尽级的不祥生灵了,为何还在这里说这些话?不知怎样了。

神秘生物似乎看出众人心中所想,平淡开口:“你们在疑惑,既然我去诡异源头报仇,想找路尽级生物决战,为何还在这里?”

的确,这是人们心中最大的疑问,他的言行有些不对。

“真我复苏,在现世中凝聚,连带着昔日的部分黑暗灵魂,部分诡异真灵也活了,就是我。”他古井无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是你,黑暗仙帝?!”人们顿时惊呆了。

所有仙王都不淡定了。

纵然是古青已成为道祖,也是一阵脸色发白,最终,那个最强大的敌人也跟着回来了?

为何没有灭掉他?

“真我回到现世,并且是大凶人唤回来的,自有特殊手段加持,将原本就孱弱的我斩出来,炼化成灰烬,形神俱灭,最终又封在了一个罐子中。”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武疯子那里,道:“唔,你身上有罐子的碎片。”

武疯子骇然,他身上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块瓦罐碎片,竟与这个生灵有关?

楚风动容,当年,武疯子的弟子那个白发女大能,也就是太武天尊的师傅,也有一块神秘碎片,不过米粒大小,这都与封印黑暗怪物的罐子有关?

“有一天,罐子炸碎了,我想又到了诡异活跃的年代,不祥的始祖复苏了,所以,有力量干预了这个瓦罐,我也跟着活过来了。”

“至今想来,我算什么,多半是真我故意留下的,我成了预警器?一旦我复苏,就意味着大劫将至,他会有所感应,将我当成坐标,从世外赶回来?不知他是否真正踏着帝骨复仇了。”

“说来我也很可悲,一直在被人操控着,说我是黑暗仙帝孱弱的残余部分吧,可我有没有彻底堕落,不曾被全面支配,说我回归光明吧,可是心里又不甘!我呢,应该介于诡异与真我之间吧。”

随着他自己剖析,人们终于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根脚,处在什么状态。

“前辈,您曾是心怀天下的仙帝啊,那个大凶人赦免了你,便是认可了你,不要再堕入黑暗了。”有仙王劝阻。

然后,这位仙王就看到九道一对他怒目而视,他立刻改口,道:“口误!”

其他仙王也相劝:“是啊,您的‘真我’为您留下生机,这是认为您能够彻底回归,与他站在一起,并最终融为一体,前辈,不要再踏足黑暗领域了。”

“我沉睡很久,偶尔醒转,只会看一看我在这颗星球上做的实验,但也只是千百万年睁一次眼,原本我的确不想沾因果,不与任何人计较了,但是,你们扰醒了我,若是不将你们填进黑窟中,有点对不起我过去的黑暗身啊。”

神秘生物叹息,并未改变主意。

并且,他又提及一件事,所有人都为之一阵惊悚。

“就如同上次,有人在魂河大战亦扰动了我,尤其是让我看到了那张脸,我实在忍不住啊,想打他的一巴掌!结果,我残留的灰烬恢复过来的残体,反倒被他打落,毁去一张人皮。”

这一刻,无论是楚风,还是九道一,亦或是狗皇与腐尸,都确认了,这个神秘生物果然在那日出手了!

魂河大战时,叶天帝模糊的虚影曾从铜棺中显照出来,结果地球这个神秘黑手曾直接下场,干预那一战!

但是,他最后被击退,被干掉人皮。

梁子早就结下了!

“而今天呢,我又看到了谁?又一个和大凶人长的有点像的人,你们说,我能忍住不拍死他吗?”神秘生物幽幽开口。

楚风的脸顿时绿了,这真不关他的事!

无妄之灾,他背的这口黑锅未免太大了!

“干死他!”狗皇是个暴脾气,狗脸沉了下来,嗷嗷叫着,联合诸王要与他直接死磕到底。

既然道理讲不通,那么就决战吧!

九道一也准备好了,葬天图横空,流转恐怖的能量波纹。

“大凶人不是死在了外面,就是永远也回不了头了,而真我亦不在,去踏帝骨了,现在我纵然不在仙帝领域了,相对过去非常虚弱,但是,一只手磨灭你们也足够了,妄想与我对抗?尔等会很凄惨!”

地球上的神秘生物冷漠的回应道。

诸王绝望了,遇上当年诸天最强大的黑暗仙帝还阳,谁不畏惧?

他是数个纪元前,诸世最大的威胁,最强的敌人,若非那位崛起,轰灭了一切,现在还是眼前这个生灵统治诸天呢,各界各族都会被黑暗覆盖。

“谁能改变这一切?”神秘强者冷冷地问道。

突然,有声音模糊而虚无缥缈,宛若在数个纪元前跨越时空传至:“不想不念,怎能做到,毕竟,我留下过痕迹,今天,故土有人在不断思念我?!”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诸王蓦地抬头,仰望苍穹,那是源自世外的声音吗,像是来自上苍!

“我踏着帝骨回来了,险些迷失在上苍外的世界汪洋中,如今,有人在思念我,在为我指明坐标。”

当这样微弱的声音,很朦胧的传到众人耳畔,所有人都震撼了!

至于地球上的神秘生物,则更是呆住了,若是在不祥的祖地,那里与诸世隔绝,对真我动念头也不会被感应到。

而现在,真我有觉,这意味着,真我的确踏上了归程!

前往诡异所在的厄土复仇,这是何其惊人的壮举?竟有人可以找到那里!

而最后,他需要借道上苍回归,他走了怎样的路线?深思的话,让人震撼而心惊!

“他……踏着帝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