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差点笑出声

幽影教团十分谨慎,虽然说是想要和东神州的修士合作,实际上合作的就只有神符门。

他们就在邪修的老家边上,深切的知道邪修有多不好对付,也深切的知道东神州有人与他们合作。

不光是门派修士,即便是十大,幽影教团也不能保证真的没人做内鬼。

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虽然这是摆脱邪修的好机会,但一个行差踏错被内鬼知晓,邪修肯定会不顾一切的优先灭掉教团。

整个东神州唯一值得信任的就只有神符门。

一来是神符门成立时间较短,目前只有千年的历史,二是因为神符门有真正的在世真仙,在他眼皮子地下玩花活等于是老寿星喝砒霜找死。

所以哪怕东西放在的玄云宗管理的五行棋盘秘境,幽影教团也没有一丝一毫想要跟玄云宗合作的意思,转弯抹角的绕了个大圈让林天赐来回收。

要是他们跟玄云宗合作事情就简单了,根本不用藏,直接偷偷摸摸把东西交给玄云宗完事。

而且因为是口头说明,无法弄一个地图什么的给林天赐看,找这地方到底在哪还真是个难题。

站在路口处,很多修士都已经选好了位置直接冲了过去,林天赐左右为难了一下,也随便找了个顺眼的路口进去。

换位思考一下,幽影教团既然知道修士们在这里举行仙剑竞速大赛,并且也知道具体使用什么地方作为赛道,还跟林天赐说东西就在半路可取,也就不太可能把东西放在这种路口太多的某个赛道当中。

毕竟他们没办法预测林天赐到底会走哪条路,也就是说走哪条都无所谓,里面肯定没有。

所以就不用烦恼了,继续往前飞吧,估计等多条赛道再度重新合并才有可能。

因为林天赐并不是专门来玩的,也没打算得什么第一,他在选择赛道的时候就随便找了个比较近的钻了进去。

选择这条路的修士大概有五六人,几乎都不熟,顶多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

而且这条路似乎是几乎没有障碍的那种,几人沿着箭头所指的方向在群山之间快速穿梭,没有碰上任何比较卧槽的设置。

最多,也就是偶尔会有大雁之类的鸟群从附近经过,要留神别一头撞上去,别的就没什么值得一说了的。

没有障碍,那很可能就代表这条路将会特别长。

毕竟综合起来所有赛道的难度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障碍多,危险性高的地方自然就短,没啥障碍的地方自然就会很长,需要绕远。

飞了大概一分多钟,众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开始加速。

赛道的路线本身就是一个弧形,林天赐能清楚的感觉到随着箭头的指引他们在绕圈,而且是绕一个大圈。

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圈太大,弧度不算特别的明显。

这自然就是适合高速遁法发挥的情况了。

几个修士拿出几乎是准备用在终点线前冲刺的力气,咬着牙催动遁法,在脚下仙剑的加成下纷纷快成一团幻影。

林天赐依旧不紧不慢的吊在后面,虽然他可以追上去,但真的没必要,注意力始终还是都集中在观察附近环境当中。

既然说了几乎都不认识,那就还是有认识的。

就是这个认识的人……

不怎么讨林天赐的喜欢,是天河帮的上官金。

刘安应该是跑到水行充裕的赛道去了,上官金属于非常中庸各方面都很全能的修士,自然不能往属性突出的赛道去。

比起不怎么在意输赢的林天赐,上官金似乎铆足了劲想要拿个好名次。

天河帮本就是一群散修汇聚而成,因为声势较大,为了顾及散修的面子,所以才能位列十大,而且还是十大之中名义上的第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正因为他们的发迹,天河帮的人通常也都很好面子,这种能展现自我又能小小扬名一把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

其他人当然也都起了好胜之心,毕竟都是一帮年轻小修士,谁还没点血性啊。

林天赐要不是还有正事儿要办,也想全力发挥一下,毕竟看刘安和上官金的非常的不顺眼。

以超高速沿着完全没有障碍的赛道狂奔,比拼的就是单纯的速度了,其他人都跟着拼命加速,林天赐为了不掉队,也只能跟着加速。

赛道哪怕再长,以这帮人的速度用不了多久也改转过这个超大的弧线了。

身穿一袭蓝衣的上官金在前面领跑,速度快的几乎看不清面孔,甚至在一些略微有些急的弯道靠惯性漂移过弯,展现出非同寻常的仙剑控制技巧,着实有些风骚。

速度很快,只能看到剑光和一道蓝影,脚下的透玉剑几乎被温润的灵光所包裹,在山峰之间划出细长的拖痕。

看上去,其他人完全就追不上的感觉,上官金对此也很满意,但也想要更进一步,加大的法力输出。

——于是他连人带剑一起掉下去了……

本来飞的好好的,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上官金还没反应过来,托着他飞行的遁法立刻失效,整个人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下方的浓雾当中。

林天赐赶紧捂嘴,因为动作慢点他可能会笑出声。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上官金用的那把透玉剑本来是林天赐预定的,但仙商李大脑袋因为欠了天河帮的人情,不得不硬着头皮把透玉剑转给了上官金。

这也是林天赐看他不顺眼的理由之一,透玉剑没啥别的特点,就是帅气。

但这把剑有个毛病,在制坯缓解着急了,所以留下了暗伤,平时怎么用都没事,若是全力施展,就可能会断掉。

虽然掉下去很惨,但更惨的可能是其他人一看上官金掉下去了,纷纷和林天赐一样捂嘴憋笑,可见天河帮在门派修士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不用管他,反正玄云宗既然办这种大赛,就一定有所准备,再说仙剑竞速大赛又不是就办了一届,早在正邪大战结束后不久就开始了,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

主办方玄云宗当然是经验丰富,飞着飞着掉下去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摔个半死不太可能,但想要重新追上来……

除非上官金还有第二把仙剑,不然肯定没戏。

众人也根本没人管他,继续加速往前飞。

又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此时出现在眼前的依旧是一个类似于盆地的地方,和之前选择的岔路差不多,还能看到其他的选手灰头土脸的从别的岔路飞出来。

像宋玉书,几乎都快变成了个兵马俑,刘安那边则浑身湿透了跟落汤鸡差不多,选择了火行赛道的齐家瑞等修士也一个个跟刚下过煤矿似的,怕是在夜里一笑起来就看到两排白牙。

比较起来,林天赐他们走过的这条路除了长的卧槽之外,就没有别的缺点了。

对于少了个人这事儿,大家都没怎么在意,刘安倒是看了看没有上官金的身影有点纳闷,不过也没空去问。

再说,就算问了,林天赐也不会告诉他。

虽然是从不同的岔路口出来的,但此时大家的路又都变成了一条,也就是不同的赛道重新并拢了。

从不同赛道出来的修士自然也是有先有后,宋玉书那边的几人是最先出来的,其次是齐家瑞那边,然后才是刘安等人,林天赐他们这边因为绕了个大原路所以跑到了最后。

不过远路的优势就在于遁法已经将速度加快到了极限,其他人因为障碍比较多的关系不可能跑出来就是最高速度,所以虽然出来的顺序有先有后,但林天赐他们这边的几人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很快,林天赐和刘安这两个有仇的家伙就碰到一起并排飞行了。

也几乎在同时,狂风在赛道中出现,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之前是从背后吹,或者说推着修士跑,现在则是顶风而行。

这种情况下,对遁法的要求就不是单纯的快了,就像跑车和重卡车的区别,论马力和速度当然是跑车更快更大,但如果让重卡跟跑车拔河,重卡能轻松一挑三。

顶风而行,考验的就是加速度,也考验‘扭矩’,而不是单纯的‘马力’。

在这一点上,利空遁法有优势,这个遁法本就带着利空的切断之意,狂风迎面吹来很大程度上都会被分割到两侧,不过因为用的并非神剑利空,也仅仅只是有优势的范畴,否则林天赐能把所有人都甩开。

刘安一看林天赐追了上来,当时眉头就是一皱,尤其是当发现林天赐顶风而行比自己快,而且是快很多的时候,当即掐了个法印。

一道水行的灵光将刘安包裹起来,形成菱形的护盾,这有助于风被分开,而不是直接作用在修士剑上那层单纯用于挡风的微弱护盾上。

但他可不是仅仅只是为了挡风,护盾出现后,还非常不地道的朝林天赐横着撞了过来。

林天赐猝不及防,被撞的几乎失去平衡,脚下的青云在狂风中跟着打转,渐渐朝下方的云雾深处掉。

这并不算犯规,仙剑竞速大赛的规则只有‘不允许互相攻击’,因为你一下我一下的话会从竞速变成空战。而这种撞一下,只能算是合理的冲撞。

林天赐当然不甘示弱,刘安要是老实待着也就算了,林小哥儿就当新鞋不踩臭狗屎,不搭理他即可,既然他要玩阴的,林天赐当然也会撞回去。

不过当他正要抬手在刘安脸上释放虹光法墙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的山崖崖壁上有一块凸起的三角形岩石,个头很大,也非常好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