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 东西到底在哪啊?

五行棋盘秘境是一个半位面,体积当然无法和正常的位面相比。它可能只有多苏的三十分之一,甚至是五十分之一大。

但这是以位面的体积计算的大小,对生物来说,五行棋盘秘境已经是个非常大的地方了。

也正因如此,幽影教团才能在这里藏东西。

至于会不会被玄云宗发现?

幽影教团是最擅长闯入结界禁地偷东西的组织,实际上别说五行棋盘秘境这种很多地方都空旷无人的半位面,即便是十大的仙山,也不见得能挡得住这帮如影随形的家伙。

地方大,代表选择也多,每一届仙剑竞速大赛的赛道其实也都不一样,无法拿前一届的经验作为参考。

这一次大赛的赛道成‘8’字形,林天赐他们等于刚刚跑完上半段,绕了个圈折返回来刚刚从观众席过去,还有下半段要跑。

也多亏知道还有下半段,不然林天赐以为是不是自己之前看漏了地方。

为了迎接更多的修士加入,观众席的面积不小,但修士御剑的速度太快,几乎一眨眼就被抛在了后面。

此时的赛道并没有弄出什么幺蛾子,和之前刚开始一样,都是非常平整且开始略微朝左倾斜的赛道。

利用这条路加速的修士也不少,即使林天赐全力运转利空遁法,也不见得能追上第一,何况他还放水了。

利空遁法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和神剑利空配合的时候能发挥出远超正常遁法的高速,反过来说踩着青云使用利空遁法,速度快但也还在御剑遁法的范围内,并不算特别夸张。

一行人铆足了劲加速,估计是因为比赛到了后半段,想要多积攒一些距离差距上的优势应对后面的麻烦。

这条直道一直蔓延了快一分多钟,旋即眼前一空,下方的陆地快速消失,直接就从离地五米高来到了群山峻岭之中似的。

五行棋盘秘境的特点就是环境多变且完全没有预兆,说改就改。

现在一帮人正按照箭头的指引,犹如一种漂浮的方式在高低起伏的山峰之间飞行,浓重的水雾如轻纱般遮住植被和山脉的真容,更让人觉得是在云间滑行而不是飞行。

几只腾空而起的仙鹤似乎也察觉到了修士们正在高速逼近,一个个就跟狗撵的一样快速往边上尖叫着散开。

毕竟看着速度慢是因为环境对照物太大的关系,实际上这群人的速度早就超过一百迈了。

这部分景色很眼熟,林天赐记得当年他参加玄云宗的试炼时,曾坐着飞舟走过这一段。

这种环境下只要注意别一头撞上山峰或是被山尖上冒出来的松树刮到,就没什么问题,虽说是在群山峻岭之间之间穿梭,空间也足够让这群人并排着飞过去,并不算窄。

而当越过几道隆起的山峰后,林天赐看到一条如同丝带般在山岳之间漂浮的‘悬河’出现在眼前。

这玩意儿上次来的时候也见过,是一条非常不科学的,居然能在天上飘着流淌的大河。

又过了十几秒,这条悬河几乎就在众人下方大概十米远的位置,山谷间的微风一吹,漂浮的河流就会轻轻晃动两下,给附近再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

怎么看后半的这条路也比前面的好走,而且是好走很多,几乎就是直线飞呗。

但参加的修士们都知道,就这么简单的话,不可能会单独拿出来作为后半的赛道使用,修士们早就已经玩够了单纯的比谁快这么简单的玩法了。

结果不出所料,当那条悬河彻底出现在众人脚下时,他们感觉背后传来一股轻柔的推力。

是风。

一开始力量并不大,众人乘风而行甚至还有几分快意。

可很快,这股轻柔的风就变成了暴躁老哥,也不知道是因为环境的关系,还是玄云宗的人动了什么手脚,那风感觉是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吹过来。

修士御剑飞行,也不可能完全不受风的影响,只是正常情况下自然界的风向不可能如此紊乱。

众人暗骂一声,赶紧收摄心神控制住脚下的仙剑,纷纷压低了速度,就连林天赐也不例外。

风向太杂也太乱,风速也太高,还保持最高急速往前飞,怕不是一个不好就会连人带剑一起砸山壁上。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包括林天赐在内,所有参加过玄云宗门派试练的修士都知道,风开始乱了,代表……

——下面那条巨大的悬河也不安分了。

也不知道它到底是用什么原理在天上飘,但这玩意儿会受到风力的影响是以前就知道的。

想当初林天赐他们就是在这附近被沈依白从天上丢下去,很多人在下落的途中被那条左右摇摆跟蹦迪似的悬河卷走。

这一幕几乎重现在了眼前,本来只是微微摇晃的悬河如同受惊的巨蟒,河道扭曲摇摆起来。

赛道几乎贴着那条悬河,就是为了设置这个障碍。

你以为是直线加速的赛道,其实是考验灵活性哒!

这手突然袭击确实有点让人措手不及,尤其是没看之前的比赛,到地方就直接报名的选手,可以说完全没有一点心理预期就撞上了。

刚刚大家以为是走直线,所以纷纷都用了直线加速快的遁法,结果突然情况一变,就必须再改回灵活性好的遁法。

可这个改动也是需要时间的,不是所有人都跟林天赐那样体内的法力运转如意,还特别快。

很多没反应过来的修士就直接被悬河卷走,在河水里扑腾了几下成功改变遁法,再度飞起来。

这其中就包括齐家瑞,他的流火遁在水里更加难以施展的开,附近的河水都烧的快要沸腾了,这才成功脱困再度追上去。

不过耽误这点时间,就足够跟其他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原本差距不大的排位再度发生改变。

倒是也有人利用这条悬河加速的。

当然还是拥有水行的刘安。

他就压根儿没想过躲开,主动踩着断水剑贴在悬河的水面上,也不管悬河怎么在狂风中扭曲,就跟死死粘在上面一样不被甩下来。

那动作与其说是御剑飞行,不如说更像是冲浪,比起其他修士在天上飞的还要快。

出乎意料的是,林天赐居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通过前面赛道的经验,林天赐多少也摸到了一些花式飞行的窍门。利空遁法确实是不擅长回转,不过俯冲和爬升的能力还是非常靠谱的。

于是他稳住狂风中左右摇摆的青云,想要朝左飞的时候,就把身体横过来,这样做就相当于是在爬升,实际上却朝着左边飞。

这种方法和战斗机的空中狗斗很类似,有些战斗机不擅长转圈,但滚转能力优秀,便可以利用这种方法进行狗斗。

虽然跟人家以灵活性著称的遁法相比还是有不少差距,但只要眼力好,看得准,一样能避开不少风险。

以前没想到这一招,只是单纯的飞的少。

他们这些年轻的小修士,御剑飞行基本都是非常正经的赶路时使用,平时练习遁法也都是重点练习对遁法的操控,而不是开发出什么特殊的技巧。

毕竟你会开飞机,跟你会开飞机玩花式飞行,那是两回事。

林天赐的情况也不算特例,很多修士也都学的有模有样,感觉他们就像是在一条不停晃动的绳子之间穿梭。

当年五品以前的时候,大家被从飞舟上丢下来,基本都是反抗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卷走了,换做现在显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麻烦。

这个干扰只是让原本挤在一起加速往前飞的修士们被迫分出个前后的名次,只要不是刚学会御剑飞行的菜鸟,应该不至于因此脱队。

比起其他人全神贯注,林天赐则东张西望的找幽影藏东西的地方,加上干扰不低,所以难免速度会下降不少,只维持着十五六名这个不上也不下的名次。

等大概三分钟后,众人明显感觉到从背后吹来的狂风逐渐降低,那条扭动的悬河也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时候,前面的赛道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一路飞来,虽然各种卧槽的情况不少,但赛道都是一条线,而此时他们出现在一个凹陷下去的环形盆地中,数到山峰组成不同的如同门洞一样的空档,好几个同样都是红色的箭头分别指着不同的方向。

远远的,能看到有的路火光上冲天,也有的地方天朗水清,不见一丝迷雾,还有的地方满是干燥坚硬的岩石,不一而同。

到了这一步,估计就是让参赛者自己选赛道的环节了,有的赛道近,但危险性高障碍多,有的地方需要绕远,但可能没啥阻碍,一路直接飞过去了。

众人来到这附近时多少有些犯难,毕竟大多数人都没看过前一场比赛,再说就算看过前一场,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赛道后面都是什么样的。

但别忘了大家现在都在往前飞,越早做出选择就越是有优势,于是很快就有修士朝着不同的入口飞过去。

在林天赐后面的齐家瑞也追了上来,根本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冲林天赐喊了句:

“林师兄,我去右手边的赛道!”

那边就是远远能看到冲天火光的赛道,齐家瑞这个火行修士跑去绝对是非常的合适。

而林天赐烦恼的地方在于,这么多条赛道,幽影到底把东西藏哪儿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