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结仇

“现在,人尽皆知了。”一时语失,敖训算是吻合了羁绊判定,沈小七只能摆出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样,谁知道后卿如何得知?刨根究底,沈小七的线索也不过仅此而已。

“你想要那东西。”莫名,敖训嘴角扬起些许笑意,“你可知,此物在手,放眼六族,会有多少人觊觎,于你,对我而言,并非一件坏事。”

一件,敖训至始至终不敢言出的所在,哪怕是稀世珍宝,也只能永远的匿藏,看得出来,敖训为了留住此物,倒也是一直担惊受怕,不过相关越多,岂不是价值越高,玩家哪有那么多在乎。

“此物于你,是不是就能放过我?”敖训望着沈小七,一语既出,在场所有玩家同时出现任务接取提示,护敖训安生脱离,未知奖励状态。

“可以。”最有可能的羁绊已经给出,沈小七也好好奇物件究竟为何,允诺之余接下任务,场中势力分散,而这任务所幸并非是全员择选,应当是敖训顾忌所在接下即可,任务在身同时,敖训倒是笑容更甚,“本就为六族大逆之物,既然你知晓,我给的是你,能不能留住,就看你本事了。”

破竹易手,如此高价值的技能书消失,敖训有任务庇护,必然会无忧离去,此地离水域太近,在想阻截毫无指望,所幸,它倒是言而有信,一张泛黄书页敛在指尖,不似寻常技能书还有个书本的轮廓,就这么简单的造型,没有丝毫华彩,但对等敖训的存活的任务,丝毫不用怀疑其价值,不显属性恐怕只是不予太多人产生羁绊。

这时候,敖训倒是会挑拨,就这么大咧咧的递手而来,未等沈小七接手,一根枝条已然截在正中,沈小七回眸望去,夜雨阑珊笑容不改,“我没想到,会是这种方法和你产生关联,但这东西,棋艺馆要了,小七,不妨开个价格。”

夜雨阑珊有所顾忌在正常不过,技能书和玩家自身技能不同,不可传授,虽说有特定道具没准可以汲取,但对应技能等级,相关道具价值惊人,当真如敖训所言,这一纸纸片关乎六族绝技,很有可能具备唯一性。

既然和沈小七关联,技能书的使用本就没那么苛刻,一旦到手,沈小七直接习的,在说什么也无用,最有可能相关秒杀的高输出技能,沈小七并不像这么放弃,望向夜雨阑珊道,“如果我不接手,判定可能会变。”

“我知道。”夜雨阑珊言道,“你和棋艺馆没必要交恶,此物我势在必得,BOSS、任务乃至道具,只要你能说出,我都可以用之交换。”

“神兵也行?”全场皆知,这一纸可是敖训讨回所有,价值必定在先前之上,甚至于敖训自认不敢随意拿出,麻烦不断的所在,牵连甚广,但不可否认,真正神兵,以敖训也未必可得,能否和这一纸对等,无从判断。

“我不介意试试在场的真正实力,此事过了,影响也不会太大。”夜雨阑珊迎上沈小七的双目,“棋艺馆需求兵刃,你的小铺可以供给,无关此事,小七,你应该有所盘算,用不用得着这天大的人情,让棋艺馆公然和在场结仇。”

夜雨阑珊的话不算委婉,在场除了关系颇深几位,多半前来的玩家都是隶属麾下,之前一战,夜雨阑珊点到为止,不排除参战诸人也未尽全力,只是真打起来,此事毕竟是为了沈小七说起,难辞其咎,事态无论怎么恶化,沈小七都必须给个交代,小铺不是棋艺馆,沈小七没有那么大的底气。

“大姐。”飞镰出声,几欲上前,却在夜雨阑珊回眸的刹那停滞脚步,他很清楚,若是夜雨阑珊出手,如此距离,他根本没可能护沈小七无恙。

不只是飞镰,任谁上前也是无济于事,这点,沈小七明白,她的防护能力远不如敖训,夜雨阑珊只有不动手,没有动不了一说。

一时情急,飞镰习惯防护沈小七安危,只是诸人注意到的却是他的称呼,虽然早知飞镰认识夜雨阑珊,可这和棋艺馆一众相似的敬称,不觉连沈小七都有些愕然,易少棠所言无错,若不是她的出现,很可能飞镰已经是棋艺馆的一员。

是不是,去了棋艺馆,飞镰会比现在好上太多,至少没有那么多限制。

“放心,我不会和小七动手,没这必要。”夜雨阑珊朝着飞镰笑了笑,望向沈小七,“利弊你也能分得清楚,说到底游戏就是这么回事,散人不会计较帮派抢怪甚至占场,他们很清楚战力不匹,哪怕背地里说道几句,也不过尔尔,你的小铺成长很快,但你应该明白,无论圣堂还是棋艺馆,都非一朝一夕,任何能争一时所有都非随意而来。”

轮回帮派很多,前百榜单之外,还有位数惊人的一级帮存在,甚至每日都有建帮出现,有专门帮助建帮响应的团队,足够圆不少财力雄厚的玩家一个帮主梦,只是真正算得上老牌,实力雄厚拥有一批不需过分供给驻扎玩家的,也不过前列十多。

贯穿多款游戏,并不仅仅局限于轮回,这些帮派何尝不是从端游一点点构建而成,多少志同道合走到一起,单凭一时集结,岂能与之抗衡。

夜倾城和沈小七熟识,也仅此而已,沈小七不可能让圣堂卷入过分的争斗之中,夜倾城的相劝其实很有道理,就现下沈小七就算羁绊再多,没能力也没指望和棋艺馆相争,孤注一掷的后果,她承担不起,也补缺不得,这就是根本上的实力差距。

若非和棋艺馆有恩,夜雨阑珊甚至都不用说任何,沈小七在她眼中,和散人没什么太大区别,只不过是个交友广泛的所在,棋艺馆想要一个BOSS,至少沈小七阻拦不得。

退一步,对大家都有好处,这一纸价值足够,夜雨阑珊为人绝不会亏欠场中任何,的确有所不甘,可这正如一个寻常散人触发随机任务BOSS,能力不足,除了网而兴叹,还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