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 机制

放眼全场,夜雨阑珊都未曾有过顾忌,沈小七就一招输,定然还不能直接释放就会被打断,自然没有任何顾忌的必要,只是随着沈小七上前,敖训头顶名讳倒是有提示玩家危险的鲜红闪烁,敖训不自觉的看向,虽为智能BOSS,但感知能力犹在,它很清楚,自身对于沈小七是碾压属性,一击大可斩杀,但无论如何,当下它不会动手,也没这个胆子。

夜雨阑珊让在侧旁,沈小七蹲身打量着瘫坐在地的敖训,幽游的言语到位,套话这等方式已经没必要,沈小七也不觉在和NPC打交道上能胜过幽游,只是无动于衷,这可见的道具,棋艺馆独占,最多也只能分到些许,无足轻重。

华贵的兵刃、技能书和镶嵌石,地上几乎没有什么平庸物件,未曾刷新本身就是特殊状态,属性共享可见这是敖训刻意而为,七情火失去效果,无动也没办法产生庇护,沈小七倒是不敢触碰兵刃和镶嵌石这等具备攻击效果的所在,倒是那本技能书,沈小七抬手之际,在一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顶着敖训难以置信的相望,就这么拿在手中。

特殊展示,归属还是敖训,若非达成承诺,击杀爆装都未必能出,这就如同玩家虚拟操作界面一般,沈小七所举明显有违判定,既然可以直接到手,那就不存在任何制约,些许慌乱在敖训眼中绽放,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没多大用处,临近几人也看的分明,沈小七手中的技能书并未产生任何变化,组队状态栏中也未见什么异样,共享操作概括,幽游拉出的团队中,沈小七所为,不过是拾取了未知物件。

拾荒术,只要是实体物件,无不可采集,归属只是中判定,但不代表这拿出来的不存在的物件,简单勾勒了下图绘,技能书又不存在耐久,其实没诸人想象中那么夸张,沈小七只是拿声望值和仇恨,换来技能书的位置偏移,到手就是不可用物件,压根就和捡一个碎石相当,毫无一用。

其他物件有反噬,技能书如何产生反制效果,这也仅仅是尝试罢了,所幸没有托大,直接被这价值不菲的技能书给秒了,判定可能也不曾考虑这点,捻着单薄的技能书,沈小七抬眼望着敖训,“我确定,我们要的东西,在你身上。”

如何确定?恐怕全场无人知晓,哪怕幽游也是一脸茫然,莫不是就这么凭白信口胡诌,敖训又不可能就这么被诓出任何,但沈小七清楚,能和敖训产生羁绊是因为后卿,而当时后卿并未说过任何让沈小七前往四海的话,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语,只要遭遇敖训,最好不要错过这个机会,那么很显然,她想要的,必然是敖训会一直携带的所在。

仅仅知道是技能书,这判定不够,游戏可以修正敖训爆出,不够准确的讯息,但拾荒术能够生效,倒是给了沈小七些许把握。

敖训完全不搭理沈小七的不知所云,她却笑道,“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价值不菲,对六族任何也是相当,的确,若不能应允与你,这些我们也得不到,不过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我们能控住你,我也应当可以将这些转赠予他人,即可活命,又能赚个盆满钵满,你觉得,我们寻个龙族他人,能不能帮衬着,将你有的全部扒出来。”

言语未曾散去,在这瞬息之间,敖训的双眸荡过些许决绝,地面道具赫然消失,独独沈小七手中的技能书还存在,一手猛攻直取沈小七面门,凌厉的劲风拂面,沈小七却神色不改。

如此临近BOSS,沈小七很清楚差距,她又不是什么高手,没帮衬的情况下,打个压级五阶精英都挺磕碜,恩赐一招秒不了,她就等于白板属性玩家,敖训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将其斩杀,逃都没指望,但此番她倒是不惧,敖训出手就代表有指望,能在这被杀了,才叫稀罕。

敖训只是惊惧,化身被迫大量损血,却并非进入虚弱,全属性完好,只是这一击,未及沈小七面门俨然而至,碧蓝的血液从其手腕滴落,未见任何人动手,敖训已然重创,巨额损耗在其头顶荡起,些许晶莹的冰盾呈现在沈小七眼前。

至少夜雨阑珊和小雪出手了,但这伤害比,恐怕敖训受袭不至这些,夜雨阑珊眼底有些笑意,以一敌多,看来依旧没办法让场中藏掖尽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技能书不曾消失,沈小七的拾荒术依旧有效,她需要BOSS佐证这等设想,的确是一无用处,正如人形怪物,身着装备在如何华丽,击杀爆出也只有随机性,除非怪物愿意给予,而同类存在,则不需要顾忌这等游戏机制。

敖训听的明白沈小七意思,若是此番寻来龙族,许他活命的机会,有沈小七出手抑制道具回收,她是拿不到任何,却能任凭龙族同类将敖训席卷一空,念及同族情义,它不过是一无足轻重的龙族罢了,谁会在乎?

若是连保命道具都转手他人,敖训还有什么指望,它并不能理解就算能击杀沈小七,玩家存在复活,它清楚的是,在场如此临近出手,它依旧是做不得任何,那一息之间,双手腕处受创,战力受制,生死完全在这群人的一念之间。

“杀了你,对我好处不大。”沈小七扬手递出破竹技能书,持续持有这未知存在,还不知道会不会受限刷新,倒不如顺势而为,“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如果不够确定,我不妨在明确些,我要的是可媲美魔族护法绝学所在。”

这是沈小七记得最清楚的所在,后卿揣摩沈小七想要的技能,唯独提及过,魔族护法有一手绝艺,类如秒杀,却并非全效,而这价值对等敖训所有,指名道出,应当是足够羁绊。

“这……这不可能。”敖训难以置信的望着沈小七,“无人知晓,此物在我手中,你为何清楚?”